三和大神的警示

Published: by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

最近看完了一部纪录片《三和青春残酷物语——深圳零工族实录》,该纪录片由日本NHK电视台拍摄,记录了深圳三和人才市场最底层的打工者——人称“三和大神”——的日常生活与他们的想法、观念。

说实话,看完这部纪录片后,我感到很心酸。这些人都是我的同龄人,却挣扎在生活边缘,得过且过,身无分文饿上几天是常有的事。他们称这种状态为“挂逼”,也就是“快要死了”的意思,对自己和同类则无不嘲讽地称为“三和大神”。大神们的日常生活用品也有了戏谑的称呼,比如他们吃的最便宜的面条称之为“挂逼面”(4元一碗),喝的最便宜的瓶装水称之为“挂逼水”(1元1瓶),抽的廉价香烟则称之为“挂逼烟”。最喜欢做日结的活,干一天可以玩三天。不奢望买房买车,不奢望娶妻生子,但求一天能够安逸度过。

他们为什么会对这种状态心安理得?他们就没有梦想、没有追求吗?片中的几位人物对着镜头说道,刚开始来也是想好好赚钱好好生活的,但是来到深圳才发现,没有学历没有一技之长,只能去做普工。普工的待遇低、工作条件差、劳动强度大、日工作时间又长,工作性质单调无聊,对于90后一代的年轻人来说,并不容易忍受。好不容易赚到的钱,如果不小心又有赌博的习惯,转眼便会一散而空,甚至负债累累。如此,人生翻盘无望,万念俱灰,不如得过且过,开始”挂逼“生活,成为”大神“。

对于具有”美国梦”式心态的人,可能会说这些“大神”们是咎由自取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太懒了。但联想到自己的打工经历,我或许可以对大神们的心态做出一点解释。高中毕业后,我去了一家工厂打工,做后包装工作。每天工作12个小时,工作内容就是把各种加工好的食品装箱,胶布封口,搬上叉车。我一个刚成年的小伙子,干了一天,累得快要散架了。回到出租屋,只想快点吃饭,然后倒头就睡,一直睡到第二天起床上班。这种体力活,头几天是不适应的,非得过了这个不应期,才能适应这种节奏。一同工作的大部分是女工,重活都交给了我们几个男工做,流水线不那么急的时候大家还能聊上几句,出的货一多,大家就顾不上说话了,只是机械地挥动手臂。中午有短暂的吃饭时间,我会和搭档的大叔一块外出吃饭,一大份番茄鸡蛋面能狼吞虎咽地吃完。日复一日,直到工期结束,大一的学费赚够,上学去了。

我所担忧的是,在当今社会环境下,底层人如何翻盘?在那种打工状态下,除非有超人的毅力,否则很难有时间和精力给自己充电。与有学历有技术的人相比,这些人已经输在起跑线上,又要花大量时间从事机械劳动维持生存,还有多少赶超的几率呢?

我所感受到的,也是一种警示。虽然现在社会已经有足够的工作选择自由,走一些弯路也无妨,但是长期保持在一种只图安逸不求上进的状态,只会离“三和大神”越来越近。“三和大神”也许是一个极端,但是谁也不能保证,堕落久了,你不会沦落到如此境界。